Jeffery Shaw重视在展览中收集观众的体验

发布: 2014-12-05 22:20 | 作者: 狗口如瓶 | 来源: 水墨画廊艺术家社区资讯


1.jpg


Jeffery Shaw

2014年9月4日晚,Jeffery Shaw教授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进行了一场关于新媒体艺术的讲座——“旧的、新的与未来”。Jeffery Shaw自六十年代开始致力开拓新媒体艺术的可能性,作为新媒体艺术界的先驱,他把创新数码媒体科技应用于不同领域,包括有虚拟及扩增实境、沉浸式视觉环境、可操控电影系统及互动叙事等。

Jeffery Shaw早期为阿姆斯特丹Eventstructure Research Group(1969-1979)之联合创办总监,即德国卡尔斯鲁厄ZKM媒体艺术中心(1991-2002)创办总监。2003年获得澳洲科研局赞助,成立悉尼新南韦尔斯大学ICINEMA中心(2003-2009),并出任联合创办总监。自2009年起出任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院长及媒体艺术讲座教授,2013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讲座中,Jeffery Shaw教授以时间顺序展示了他历年创作的诸多作品。在一件交互装置作品中,参与者面对投影骑一辆固定的自行车,在骑行中,参与者的视线穿过由三维本地文字组成的美国纽约、德国卡尔斯鲁厄和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街道,不同文字的不同方位与大小代表着城市中的不同的建筑。骑行过程中,途中的文字可以组成句子,更有趣的是,几位骑行者在城中穿梭时相互可以看到对方,甚至可以交流。在另一件作品中,Jeffery Shaw打破艺术家将木头人作为模特的通常做法,而将房间中一个近于真人尺寸的木头人作为投影与声音的交互界面,当移动木头人的四肢时,房中的影像也会发生相应改变,由此每个人可以制造出不同的影像,并配合以不同的声音。
狗口如瓶 (2014-12-05 22:20:38)
Jeffery Shaw的早期作品对全景景观的应用亦不在少数。作品《Revolution》使用形似石磨的机器,转动机器时,将会出现法国大革命以来两百场革命的景象,以此纪念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作品《Place Hampi》更是通过使人身临其境的显示系统展示印度文化遗址Hampi,这件作品采用了很多不同圆筒展示不同的景点,圆筒上的图像源于艺术家在每个相应现实景点拍摄的360度全景式照片。

Jeffery Shaw重视在展览中收集观众的体验,常常采用观众表演的方式。在《Points of view》中,观众通过头部的移动来带动光源的移动,控制电影播放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观众成为自己的导演,获得自己想要的画面。

讲座末尾,Jeffery Shaw讲述了一种“分散式和重组式的叙述方式”,比如将一位法国诗人的诗句逐句割裂开,翻到不同页便可组成上百万首新诗。

Jeffery Shaw教授以新媒体技术在文化遗产上的应用结束本次讲座。Jeffery Shaw近期所参与的敦煌莫高窟3D展览是将石窟的雷射扫描与实境拍摄高清照片通过虚拟实景技术加工制作而成。这个展览不仅重现了敦煌石窟的原貌,还通过数字技术对其进行了重新上色与动画呈现,甚至重现了壁画中诸多失传乐器的演奏。通过运用虚拟技术,文化遗产得到了新的诠释。正如Jeffery Shaw所言,新媒体艺术的确是“1+1=3”的。
狗口如瓶 (2014-12-05 22:20:45)
问:新媒体如何影响了人的生活?

答:我之所以醉心于新媒体领域,是因为新媒体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学科,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的生活已经被它深深的改变。我从事新媒体艺术的一个强大的动力在于我想证明新媒体并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它承载着文化并丰富着我们的生活,如果我们仅仅毫无意义的使用这些新媒体装置,就只会让科技和工业侵略我们的生活。

问:新媒体互动装置中单人参与与多人参与的不同?

答:在我想象作品的功能与互动性的时候会考虑个人的体验与民主的问题。在我早期的互动式电影院的展出中,每个观众坐在配有按钮的座位上,当屏幕中的角色面临选择的时候,观众可以通过投票来替他选择,以一种民主的方式来决定故事情节的发展。而单人参与的作品中则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体验了,一个人通过自己的内心进行选择。而在两至三人的情况下,人们可以通过讨论甚至是辩论来做出选择。有的艺术作品可以通过个人参与的方式来体验,也可以通过与人讨论或辩论的社会化参与来体验,不同人会有不同选择,而这种选择也是作品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