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借古法今技曲直的梳理撩拨着中外造物是非的迷津

《装饰》杂志主编方晓风10月出版了新书《写在前面》,收录了他自2007年4月担任《装饰》主编以来为每期杂志亲自撰写的卷首语,累积至今,已有八十余篇,近十万字。

张伯海在本书序言中说: “多年来,晓风在执掌《装饰》前言写作的实践中,锤炼了自己的笔法,铸造了自己的风格:用语质朴,绝无俏丽花哨;文字干净,拧不出水分;论述肌擘理分,一枝一节不容疏忽;文章自出胸臆,远离陈文老套,有如他年未老而蓄须的外貌,透着年龄以上的谙练与老成。”

这些文章既是作者七年主编工作的见证,也是《装饰》杂志七年选题思路和构架的缩影。每篇虽为千字文,但均围绕当时中国设计界的热点,本着“立足当代,关注本土”的宗旨,关注中国制造、城市发展、世界设计、日常设计等诸多方面,且文辞恳切,收放有度,可读性极强。文章思维精到、论证切当,时时闪耀出思辨之美,亦可视为我国设计艺术界今年思考和探索的一份成果和结晶。
书中所收尽皆“千字文”,语辞隽永,笔调轻松,篇篇都是精妙的随笔。因为作者主持学科内最重要的刊物,故全书又在展现艺术设计、工艺美术的当代风云。

——尚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艺术史论系教授)

晓风满怀理想和热情,带领《装饰》杂志的同仁,辛勤耕耘,竭诚守望中国设计艺术的这片理论园地。结集在此的每一篇“卷首语”,记志了他的主编构想,也表达了他的学术主张,皆为言简意赅的精妙之作。

——吕品田(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工艺美术馆馆长)

有人竟然能在眼下这最闹腾、最浮躁、最有利可图、最良莠不齐的中国设计界,带着一群《装饰》淡泊的小伙伴,冷眼观世,大隐京都。

他借古法今技曲直的梳理,撩拨着中外造物是非的迷津,犹如远去西行的取经者,七年的蹒跚,八十余篇心得,如今公示分享!这样的人真的不多,我只认识方晓风:年轻老成,话不多,点到为止,但总“写在前面”。

——宋建明(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
“举重若轻”,可谓方式卷首语的一大特征。面对成长中的中国设计,往往得借助理工、制造、物理、建筑、哲学、艺术、文史等多方词汇来累积自身的体系,因而在出现漫尺度、僵概念、非逻辑和弱边际等 “发展中的设计”时,作为主编,晓风先生运用卷首语,总能恰如其分地勾连诸文间的有机呼应,总能张弛有度地提振诸文中已饱含的可点化因子。从而使(每期)杂志的整体文势能呈现设计体系自身的完型、自身的质地。

“鞭辟入里”,可谓方式卷首语的另一特征。成长中的中国设计既不缺宏大叙事,亦不差个体(或个案)心得。而装饰杂志客观上已正在扮演挤出“宏大”的水分、扩展“个案”的张力的角色。作为主编,晓风先生运用卷首语,总能选取别致的路径,搭建别样的语境,归纳或梳理出鲜明而贴切的观点,为杂志标明起伏有致的价值链,为读者提供研读的多种选择和更有机的方式。

晓风先生不仅是作为主编,更像是作为“高屋建瓴的痴迷者”,来面对他的卷首语的。方式卷首语中,很难读到“编辑流水账”,很难读出“闪烁其辞的伪观点”,看不到“过时的安全词汇”,看不到“不着边际的重大意义”。

“方氏”卷首语于装饰杂志,绝不是编辑公式中可有可无的环节,而已实实在在成为装饰杂志的导读引擎和立论标尺!

——赵健(广州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